杭州景点门票

旅游线路分类

杭州西湖旅游 >杭州旅游攻略 > 用心读懂西湖

用心读懂西湖

更新时间:2011-07-23  浏览次数:4963

    春天,转眼又是一年春好处。若论四季,声势最显盛大,莫要推春了。不诘她是自然之理,单瞧这“人间万姓仰头看”的风流态度,也足令人倾心;至若将春撒播于西子湖,再涂上人文的粉调,描出传统的眉黛,西湖就更让人眷恋、迷梦、牵挂……

  

 四月的第一个周末,经不起这迷人景色的0再次来到西湖。她有着经久不衰的魅力,她的丰姿倩影,令人一见钟情。就连唐朝大诗人白居易离开杭州时还念念不忘西湖,“未能抛得杭州去,一半勾留是此湖。”诗人说他之所以舍不得离开杭州,其主要原因就是因为杭州有一个美丽迷人的西湖。从三公园到六公园,从昭庆寺到断桥,再到孤山。一路上人潮涌动,中午还阳光明媚的,下午就刮起了大风,天也暗了下来,气温一下子降了好几度,那风吹在身上感觉到冷冷的气息。就这样西湖还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份恬静与惬意。其实西湖是喜静的,太多的历史沉积和太厚的人文道场将这颗浑然天成的明珠包裹着。尽管为这一汪湖水增色了不少,甚至可以说成就了西湖人文山水的内蕴,但过多过密的铺陈,却让这汪湖水显得不那么真实,甚至有些沉重。

  

  其实又有多少远道而来的看客能真正地读懂西湖呢?他们手中的照相机的取景框里,或许已经捕捉到了“三面环山一面城”的西子美貌,可他们知道这湖的周围曾经上演过的一个个故事吗?他们或许举着香烛在泥塑的岳飞像面前虔诚地跪拜着,可他们会想象到那是怎样一幕歌舞升平浅草暖树与烽火连天江山社稷系于一线之间的较量吗?他们或许会在清晨第一缕阳光中兴致勃勃挥汗如雨地登上葛岭的大石头迎接日出的光芒,可他们能了解到他们脚下的这座山丘曾经因丹士葛洪的钟情而染上了道家的玄妙吗?……论秀丽,西湖不及千岛湖;论浩瀚,西湖不及太湖;论气势,西湖不及泰山;论险峻,西湖不及华山;论色彩,西湖不及九寨沟;论幽深,西湖不及张家界……那些走马观花的匆匆过客们,你们会真正理解眼前的这山这水吗?你们的心中会从此种下西湖梦的种子。直到你们终老一生,还是发出“不过如此”的牢骚,逢人便大贬西湖呢?我不知道。

  

 其实也没有必要知道。不管别人怎么看西湖,我只要确信经过努力我能读懂眼前这走过千年却仍旧魅力不减的仙子就够了。我相信终究有人会读懂西湖的,这也正是这汪湖能延续至今的最大理由。尽管就连从小心中就有这么一个湖的我到现在仍旧分不清是脚下的石板路原先属于一户明朝大户人家,还是不远处的那个亭子曾经留下清帝乾隆的足迹,在垂柳下,在湖石边,在林荫小径上,在亭台楼阁旁,在那些已经被无数人探寻过的历史与文化留存里,重新检索出那些曾经发生在西湖边上的经典爱情故事。但此时的我还是感觉很踏实,因为在这一刻我是真正用我的眼睛审视着这千年来未曾有太大变化的西湖。这就象是一个梦,虽然是享受着这如画的山水,但这个梦注定将做到永远。在梦境里,我希望永远不要醒来。

  

     瞧!白堤上两边各有一行杨柳、碧桃,特别是在奏,柳线-、桃树嫣红,一片桃红柳绿的景色,游人到此,仿佛如临仙境。白堤原名“白沙堤”,早在一千多年前的唐朝,就以风光旖旎而著称。它虽与白居主持修筑的白堤不在一个方位,但杭州人民为缅怀这位对杭州作出杰出贡献的“老市长”,仍把它命名为白堤。它与苏东坡主持建造的苏堤犹如湖中的两条锦带,绚丽多姿,交相辉映。白堤中间的这座桥叫锦带桥,以前是座木桥,名中“涵碧桥”,如今更名为石拱桥。在白堤的尽头,到了断桥,全长1公里的白堤就由此而“断”了。断桥又是白堤的终点,从平湖秋月而来的白堤到此中断。也就是“堤断桥不断”。所以取名为“断桥”。但它的名字和小时候不知听大人们讲过无数遍的《白蛇传》这凄美的爱情故事联系在一起,因而成了西湖中最出名的一座桥。想来,白素贞与许仙的青春相逢,肯定不会是在冬天时分。至少,在关于他们的传说中,就有着一件非常重要的爱情道具———雨伞,正是在这一借一还的过程中,带出了一段惊天动地的爱情来。比较合适的,应该是在桃红柳绿的春天或者荷花映日的夏季,至少在万物欣然向上的季节,感情都会比往常来得热烈。否则,即使是化作了美人的白蛇,在礼教森严的古代,诸如男女授受不亲之类的禁律,也会使人,至少是许仙望而却步。

  

   看!放鹤亭周围的梅花已谢,这里又恢复了往日相对冷清的角落。眼前是曾经“梅妻鹤子”的林和靖先生所呆过的地方,能吟出“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男人,他为什么要保持独身?难道是因为那个年头,没有什么女子读得出他的才情?静静地站在“处士林和靖墓”前,这样的问题在心底油然而生。林和靖曾经写过一首《长相思》,“吴山青,越山青,两岸青山相对迎,谁知离别情?君泪盈,妾泪盈,罗带同心结未成,江头潮已平。”据此,由宋而下的许多后人,包括今天的余秋雨在内,都认为林和靖肯定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作为一个隐士,处山林之远而能赢得庙堂的声名,林名靖在中国历代的文人中算得上是非常成功的一位。与他交往颇深的杭州高僧智圆;认为林和靖是一个“荀猛才华鹤氅衣”式的人物,能够在出世和入世中极好地拿捏分寸,应对自如。作为一个独身主义者,难道他真的是孤独终生?在1000年前某个雪花落尽,梅花乍放的冬日,可曾有一位身着红衣的佳人,踏雪前来叩响他的心门?读着读着,西湖的故事是那么的生动,让人遐想连翩。此刻坐在这的也许是我和我的影子。我的手中拿的是一本新东方杂志,耳麦里传来了那段十分遥远,十分浪漫,十分凄婉的传说故事小提琴协奏曲——“梁祝”。听着听着,时不时的让人的心那么动一下。我知道这样闲适的日子不会太多,因为我们毕竟还要工作,工作又是那么的繁忙。渐渐地,我的那个梦也该醒了。

  

  于是我发誓,当我老到牙也掉光的那一天,我说什么也要和我所心爱的人来到这里。就象我们家太太所说的那样:那怕是老死在西湖边上,我也要用我的眼睛看这湖、这山。因为我太想读懂、读透她。

  

  我的心,连同我的影子。早已经深深地埋进了西湖。永远……永远……

杭州景点门票专业预定网站
  • 本文关于用心读懂西湖
  • 版权所有 © 2008-2021 杭州旅行社西湖旅游部
  • 杭州景点门票
  • 杭州景点门票
  • 工商
  • 公安